垃圾场里的蹲点抢修

发布日期: 2019-05-09

  “这电动机怎么突然就烧坏了呢?”“电动机烧坏就算了,怎么把闸刀烧化了?”“挤压车间没了电,明天早上送垃圾和拖垃圾的车来,我可怎么办呀?”……
  5月7日18时30分,高邮市卸甲镇垃圾场负责人厂王桂喜一边用脚踢着电动机,一边连珠炮似的对着工人抱怨。
  卸甲镇垃圾场是全镇垃圾挤压的场所,每天处理垃圾800至1000吨。当天傍晚,一台正在使用中的机械电动机突然烧坏,引起电流急剧增大,导致用电控制柜中的倒顺闸刀烧坏,刀闸上的塑料壳几近熔化。王桂喜吓得赶紧给卸甲供电所打电话。
  18时55分,该所抢修人员王有军和窦玉兰赶到了垃圾场,整个垃圾厂内没有一丝亮光。在应急灯的照射下,只见挤压车间内一片狼籍。车间内的垃圾散发出难闻的气味,用电柜里闸刀烧熔后的粉末也散发着刺鼻的焦糊味,王有军和窦玉兰本能地捂起鼻子。
  王有军果断切断柜内总电源,发现表计完好。他边清理烧坏的电线边安慰王桂喜:“王场长,别着急,我们一定想办法尽快帮你恢复供电。”
  这一劝,王桂喜更沉不住气了:“我能不急吗?全镇的垃圾场都送来挤压,停了电,送来的垃圾马上都快放不下了!明天早上送来的更多,你说怎么办?”
  王有军和窦玉兰不敢再劝,拿着万用表埋头检查。
  “你这有备用电机吗?还有,烧坏的电器要赶快更换。”窦玉兰提醒道。
  “备用电机有的,需要的电器我这就去买。”很快,王桂喜买回电器,回到挤压车间,他手持应急灯,帮忙给王、窦二人打光。
  20时45分,“啪”的一声脆响,刀闸顺利合上,挤压车间立即亮了起来。王桂喜按了一下电机按钮,电机随即“嗡嗡”直响。王桂喜丢下应急灯,快步上前要与两名抢修人员握手,王有军竟站不起来了。原来,由于他蹲在配电柜前接线、更换刀闸近两个小时,双腿已然麻木,加之没有吃晚饭,一时间头晕眼花、浑身无力。
  “都怪我,只顾发牢骚生气,忘了你们还没吃晚饭,我请你们到镇上饭店吃饭!”王桂喜抱歉地说。王有军缓了一会儿,收拾好工具,挎上帆布包打趣道:“你的好意我们心领了,只要你不要像河豚一样气鼓鼓的就好了!”